白瓷的出现在中国陶瓷史上大大晚于青釉瓷器,其原因是白瓷的烧造需要比青釉瓷更高的技术手段,白瓷必须有效地控制瓷胎和瓷釉中铁的含量下降到1%以下。因此,白瓷的出现只能有待于制瓷匠师们认识到胎釉料的呈色原理,掌握一定的除铁技术,降低原料中铁的成分,才能得以实现。

    河北省内丘县邢窑窑址中出土的瓷片标本当属于北朝时期。1971年河南安阳北齐武平云年范粹墓中出土的。七件白釉瓷器,则是有明确记载的最早实例(《河南安阳北齐范萃墓发掘简报》、《文物》1972年第一期)。这两批文物的品种多样、形制丰富,有碗、杯、磐、长颈瓶、三系和四素的罐,这与同一时期北方的青瓷造型相同,而不同的是这批器物的胎料通过洗炼,胎土中铁的成份得到了控制,故胎土比较白,釉层比青瓷薄,且相对匀称,这完全可以排除工艺烧成中的偶然因素可以佐证,北齐墓出土的白瓷本身,一方面延袭了同期北方青瓷的造型,另一方面,又在青瓷胎釉料配方的基础上,具备了初步控制铁含量的技术手段,实现了青釉向白釉转变的质的飞跃,是我国白瓷发展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尽管这批白瓷的白度和胎的细密度等性能还不高,与成熟期唐代的白瓷显有区别,但白瓷的出现反映了北方制瓷工业的突飞猛进,它不单是丰富了陶瓷的品种,更主要的是为今后白瓷的发展展示了广阔的空间,成为后来各种彩绘的发展基础。正是有了白瓷,才可能有后来的青花、釉里红、五彩、斗彩、粉彩等色彩缤纷的陶瓷世界。

    二、行窑白瓷的承袭—五百年的历史沿革

    我国的白瓷起源在何时,至今虽未定论,但从我国白瓷自身的承袭和沿革中,通过大量资料的考证,又不难看到一个愈来愈清晰的白瓷衍生,发展到成熟的历史纹脉。

    北朝的白瓷烧制成功后,我国古代的制瓷业从器物胎釉上逐渐划分为青瓷和白瓷两大体系,它们各自沿着不同的道路向前发展。从北朝至唐代的初期这一历史阶段也仅有五六十年,期间隋代也仅仅经历了短暂的37年,但由于全国大统一局面的形成,使长期割裂的经济、文化在统一的政权下获得发展,隋代的制瓷业在北齐的初级白瓷的基础上也正蓄势待发,隋末大运河的开凿更促进了这一趋势的发展。安阳隋开皇十五年(公元595年)张盛墓中出土一批白瓷(安阳隋张盛墓发掘记)、《考古》1959年第10期)比北齐白瓷的胎釉质量都有提高。西安郊区隋大业四年(公元608年)李静训墓中出土的白瓷质量更佳,代表了当时的烧造水平。由此可见我国白瓷衍生于北朝末期的北齐时代,形成于隋代,成熟于唐代,入唐后白瓷的烧造又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特别是到了唐中晚期已自成体系。

    北方白瓷,窑址很多,目前发现的河北临城邢窑、曲阳窑、河南巩县窑、鹤壁窑、登封窑、夹部窑、荣阳窑、安阳窑、山西浑源窑、平定窑、陕西耀州窑、安徽萧窑等都烧制白瓷已形成规模。而河北的邢窑则风靡一时。(唐•李肇《国史补》中就有明确记载:“内丘的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的美誉。以前,青瓷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北方邢窑的崛起形成了以“南青北白”为主的制瓷格局,既南方越窑为代表的青瓷和北方邢窑为代表的白瓷两大系统成为主流。

    三、邢窑白瓷的历史地位

    到了唐代中晚期,由于交通的发达,商业的繁荣,为唐代瓷业的发展准备了产品市场,特别是北方瓷窑的增加超过了长江以南各地,为以后出现众多的的名窑和南北制窑中心奠定了基础。是时,北方邢窑白瓷与南方越窑青瓷分别代表了北方瓷业和南方瓷业的最高成就。另外,瓷窑的专名也是从唐代开始的。唐代以前都是陶、瓷合烧窑。《陶录》中说:“古陶惟自晋代起,东瓯、关洛诸作,在当时原只泛称陶器故仍以陶代之,盖陶至唐而盛,始有窑名也。”这也是唐代烧瓷工艺发展的一个例证。

    陆羽《茶经》从饮茶角度提到的窑场就有邢窑、越窑、鼎州窑、岳州窑、寿州窑、洪州窑。这一时期,瓷制品的器类增多,且使用范围更广,新的器物应时而兴,茶、餐、酒、文具、玩具、乐器以及实用的瓶、罐和各类陈设瓷装饰器具,几乎无所不备。瓷质日用品形势新颖,造型浑圆饱满,浑厚中表现出柔和细腻,显得雍容典雅,丰腴稳重,制作质量已远远超越前代。而且,白瓷向青花传统优势地位提出了挑战,出现了“南青北白”的局面。邢窑的白瓷已经达到“天下无贵贱通用之”的高度和规模,并贡于朝。文献记载:“邢窑钜鹿郡土贡瓷器,越州回稽郡土贡瓷器”(《新唐书》卷三十八“地理志”)。邢窑进攻的白瓷当为邢瓷中洁白如雪的釉色。西安唐大明宫遗址出土的带“盈”字款的邢窑细白瓷碗底残片,为内邱城关邢窑址出土的碗底刻“盈”字的残片所证实。进贡的用品,在当时封建社会里极少见的,弥足珍贵。邢窑白瓷除广销国内上贡朝廷外还远销海外,在埃及、伊拉克、伊朗、巴基斯坦、日本和泰国的古代遗址中都有邢窑的白瓷。就邢窑白瓷“无贵贱天下通用之”这一社会效益来看,却是唐代其他窑所不及的。

    邢窑白瓷不仅丰富着人们的物质生活,也引起了文人墨客的青睐和兴趣,唐•陆羽在《茶经》中就有对邢窑的白瓷釉色“类银”、“类雪”的描述。邢窑的瓷大多数是白色而略发灰或微微闪黄,即陆羽所谓“类银”的釉色。少数面白的瓷片,胎体竖微细腻,釉色洁白如雪,积釉处闪黄,其胎釉的白度可与现代白瓷媲美而无逊色,堪称陆羽所谓“类雪”的美誉。这不仅证明了李肇《国史补》记载的准确,更是确立了唐代邢窑在我国白瓷发展史上的主导地位。邢窑白瓷的衍生和发展,跨越了隋唐以来长达四百年的历史时空,到北宋时南北方各地民间窑场纷纷崛起,它们兼容并蓄,吸收和借鉴了包括邢窑在内的唐、五代各窑场的长处和经验,结合自身的地域特点,发挥原材料和燃料的优势,最终形成了以定、均、官、哥、汝五大名窑为代表的宋代新的陶瓷格局。五大名窑及北方的磁州窑等各具特色,百花齐放,而邢窑到北宋初则渐渐淡出,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继邢窑之后,作为白瓷新代表的定窑脱颖而出。


2013年04月02日

景泰蓝的传承与创新
上一篇

上一篇

下一篇

邢窑白瓷―陶瓷发展的里程碑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